數位對色:可重複、確保品質及效率的對色方法



柔印的對色很複雜,隨著印刷材料、油墨及網目輪的不同而異。為了確保顏色準確、可重複並控制成本,必須建立一套基於數位的色標、測量及資料庫的標準流程,才能有效並迅速地隨時調取。


對柔印業者來說,對色可能是印前流程中最複雜的工作,寶貴的生產時間被花費在來回對色以符合品牌商嚴苛的顏色目標。品牌商對顏色的要求是基於對購買決定的關注,消費者手上的選擇實在太多了!美國的超市裡平均有 4萬個產品品項,在過去 20年間增長了數十倍。即使到了網路時代,超市的貨架仍是消費者決定採購意願的主戰場,因此品牌不可避免地在此廝殺,為的就是在那一瞬間吸引消費者的注意。


對色被柔印業者視為印前流程中最複雜的工作



色彩是品牌建立消費者識別度的重要部份,根據 Reboot(位於倫敦的設計公司)的研究指出,色彩能夠提升品牌辨識度達 80 %。即使不出現品牌標誌,消費者也可以透過顏色辨識出品牌,例如宜家的藍/黃、星巴克的綠/白、可口可樂的紅等等。


在 Flint 色彩中心實驗室進行對色測試



因此,品牌商無不渴望建立特別的顏色來定義自己,並防止別人的模仿。之前吉百利(譯者註:Cadbury,英國巧克力品牌)專用紫色的商標爭議就是一個例子,可見色彩辨識度對品牌的重要性。這也就不意外品牌對包裝供應商提出顏色準確性的高要求,通常在各種印刷材料上必須做到 Delta E 在 1.5 以內,如果做不到就會被視為不合格。


依照這樣的需求,柔印業者按照特定的配比,使用基本色油墨及添加劑調配出特定的專色。調色準確原本就是個難題,隨著產品口味、健康選擇、區域副品牌及促銷的增多,現實情況則更加複雜,最終的結果是造成包裝業者整天都在調色。


Flint 位於波蘭的色彩中心

負責 VIVO Colour Solutions 資料庫的建立及維護


 

試錯


根據富林特在 2016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美國及歐洲的標籤印刷業者將對色視為影響正常生產最主要的因素,其嚴重性遠超過其他因素如油墨黏度及固化。操作人員平均每天要耗費 2. 5 小時在對色上,這些都是寶貴的工作時間。


我們也發現,多數業者對色採取的是傳統的 " 試錯 " 方式,這是按照潘通色卡上的配方指引,混合基本色油墨及添加劑,然後用肉眼比對判斷,再進行微調的過程。


 

影響顏色的變數


這種做法存在明顯的缺陷,首先,視覺不是客觀的標準,每個人對顏色的觀感都不同。其次,潘通色卡只提供啞光跟塗布紙的選擇,這對平版印刷可能合適,但對標籤及包裝業者是不夠的,何況是柔印。印刷材料、油墨及網目輪都會對顏色的呈現造成影響,因此這種做法並不適用現在的柔印。


印刷材料的材質、顏色及表面處理都會對光線的反射及吸收造成影響。網目輪則隨著載墨量的變化,會對色彩的密度造成影響。例如相同的特別色必須同時出現在有大色塊的正標及有細小文字的背標,則印刷時必須使用不同的網目輪,那麼顏色的配方就必須隨之調整,何況是在不同材料的情況下。


這裡有個案例是波蘭的飲料標籤,這家印刷廠為一個知名的伏特加品牌提供瓶標,必須進行 15次調色:5種口味有不同的設計風格,每種口味需要 3個標籤。正標是吸引眼球的酷炫設計,背標則需要高線數網目輪來印製小文字,頸標則用銀色來代白色。


因此,對色是個痛苦的過程,很少能一次過關,於是產生了眾多的廢墨及材料的浪費。訂單重複製作時也很難做到一致,色彩的判斷因人而異,色彩的準確度根本遙不可及。從潘通配方調整到可用的比例需要相當的經驗,但操作人員的水準不一,造成批次之間又存在色差。


因對色造成的經濟損失很明顯,就是將對色的停機時間乘上每小時的產值。尤其是摺疊紙盒及軟包裝印刷,因為單位時間產值大,造成的損失就更大。


 

客觀測量並可重複的科學方法


把對色變為可控、可測且可重複的結果需要幾個要素,所有涉及定義、印刷及審核顏色的人員必須使用相同的數位依據來溝通顏色的數據,例如使用 L*a*b 值或 CxF 檔,就能在供應鏈中有效地溝通顏色。另一個要素是自動化,盡量減少人工的參與,例如用分光密度儀可以數位化測量顏色,以及配墨系統可以按配方自動調配出所需的油墨。


但即便配置了這些硬體,如果沒有分析配比的有效工具,對色還是要耗費很長時間,這樣的需求催生如 VIVO Colour Solutions 這樣的智慧調色方案,適用各種印刷方式、油墨及印刷材料。資料庫將按照印刷材料、油墨及網目輪的特性,自動生成符合目標的顏色配比。



這個資料庫使用起來很方便,操作人員只要將目標顏色的數據輸入系統,也可以透過分光密度儀掃描色樣,然後選取油墨種類、印刷材料及網目輪參數,系統就會提供配比建議。這個資料庫還可以連結配墨系統,接著自動配製所需的油墨。


VIVO Colour Solutions 是基於雲端的資料庫


 

雲端運作


VIVO Colour Solutions 是為客戶量身訂製的,會隨著客戶印刷的條件微調。當客戶決定採用後,會進行一次測試印刷,所有網目輪都印一遍,生成專用的資料庫。這個資料庫位於雲端,所以用戶可在任何地方使用。到 2020年 6月份為止,資料庫已針對 2000個特別色、7個油墨系列、7個網目輪載墨量及不同的印刷材料,做出 35萬個 UV 油墨的配方。不久後我們將納入水墨柔印、UV 平版印刷及 UV 絲網印刷的範疇。


 

按需支援


這個系統是基於網路的互動式服務,客戶可以提出新配方的需求(例如以前未測試過的印刷材料),我們將在24小時內提供。我們的系統可將原本複雜的對色工作大幅簡化並節約時間,為客戶創造的價值超過每年 10萬美金。


 

穩定的品質


這樣的系統提供準確且穩定的對色結果,無論是誰或在哪裡進行。因此包裝廠能確保所有的顏色可以準確地複製出來,即使是不同班次,甚至不同地點(特別是跨國公司),都不會有差別。對於重複訂單,也能夠有一致的結果。


調色若一次就成功,可以達成材料的節約及油墨更有效的利用,平均一個工作可以節約達100平米的材料。對於產能的提升更不在話下,能大幅節省前面提及的 2.5小時停機時間。且隨著新的印刷機機速越來越快,這個問題將更加突出。


這個系統也能夠大幅減少對操作人員經驗的依賴,可以把人員的時間釋放出來,去做其他更有價值的工作。因此,這樣的系統是建立自動化對色系統的關鍵部份!


 

※ 本文翻譯自美國 FTA " FLEXO " 雜誌 2020年 11月刊

原文標題:Digital Color Matching

由「信華柔印科技 * 嘉昱有限公司」提供予「台灣柔版印刷協會」網站使用


※ 作者:Niklas Olsson

Flint 油墨公司窄幅印刷全球品牌經理

自1984年加入 Flint 工作至今










※ 譯者:信華柔印科技 * 嘉昱有限公司--林嘉彥 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