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性柔版印刷在亞洲包裝市場中的崛起


近年來由於環保意識抬頭,許多國家對於溶劑在各種產業產品的應用都開始加大關注力度,尤其是在包裝產業這一塊。包裝產業的產出產品與民生息息相關,也是最容易直接與人體接觸的產品,所以對於它的組成與製造流程,也成了近年各國政府部門的關注重點。


傳統包裝印刷的製程上大多採用凹版印刷工藝,尤其是受日本影響多年的亞洲各國。而凹版的標準工藝是採用酮類(台灣在10多年前就已禁止使用酮類油墨)或苯類溶劑油墨進行印刷,所以不管是在對於人體的直接危害或是空汙排放(VOCs)都是遠高於水性油墨。即便是在近年研發出無苯無酮(酒精性)油墨,但也因為凹版油墨的溶劑比例較高(固成分遠低於柔版油墨),在 VOCs 排放的部分也是高居不下。


當然,有沒有用於凹版印刷機上的水性油墨產品?答案是有的,而且早在 10多年將近 20年前日本油墨公司早已開發出此類產品。但由於凹版轉墨結構、水性油墨的轉移及流動性、乾燥能力需求以及凹版套印能力等等多重條件的需求下,凹版水墨一直以來都無法真正地去取代溶劑型的凹版油墨進行有效的量產。即便是這幾年油墨技術突飛猛進,上述的條件限制,依然緊緊的制約了水性油墨在凹版工藝上的應用。


柔版印刷其實早在三、四十年前就已誕生,但是由於印前與印中的工藝技術要求相對較高,而且在其配套產品技術上成長的相對凹版工藝要慢許多,所以在印刷品質上一直為包裝行業所詬病,多年來也一直都不甚得行業的青睞,僅僅是在一些印刷紙類包裝,或是醫療、衛生等特殊產品上基於安全的要求而使用柔版水墨印刷。


2004年對於柔版產業來說算是一個轉捩年,那年的 DRUPA,DuPont與 Esko聯手強推Digital Plate,將柔版印刷的印刷品質及技術,往上拉大了一個台階,柔版印刷也開始有了與凹版印刷品質上競爭的底氣。爾後的10年間,柔版印刷技術突飛猛進,柔版印刷在包裝行業的應用也佔有了穩固的一席之地。


水性柔版印刷的應用除了原有紙張類產品的印刷外,在軟包薄膜類也是近三年環保意識抬頭,品牌商或是終端用戶對於產品的安全性考量而開始有使用水性油墨的要求。由於柔版印刷的水墨應用上先天就較凹版相對簡單,無論是在被印基材的種類、設備條件的要求或是產出的效能來說,都遠優於凹版,所以柔版印刷在這兩年被關注的程度便大幅提升。


對亞洲市場而言,中國市場絕對是個龍頭與指標性的市場。而中國政府從 2015年底出檯關於綠色環保的政策指標,更是對整個中國包裝行業的一大衝擊。經過了兩年醞釀,在 2017年下半年,各地方政府開始大力度的要求規定各種環保設備的加裝,如 VOCs 回收的裝置、油墨處理設備等。針對各大主要城市的凹版印刷廠更要求要限時搬遷或停廠整改。種種的措施都迫使包裝生產商或終端客戶不得不往水性柔版印刷靠攏。


另一個加大改變不乏的就是台灣。台灣由於民眾對於生活品質及環境要求相對較高,在環保這一塊督促政府單位對於包裝企業的監督與稽查更是不遺餘力。所以油墨使用的轉變也成了勢在必行的一條路。除了中國與台灣之外,鄰近如日本與韓國也都可以感受到因環保的需求而加強對於柔版水墨應用的需求。



※ 本文稿由「坤裕精機股份有限公司 」提供予「台灣柔版印刷協會」網站使用